發掘大、要、新、奇司法個案,以獨立專業調查、敏銳細致觀察,創建新的政法新聞報道范式。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13

清人趙翼有言:“古來得天下之易,未有如隋文帝者?!睏顖缘梦?,確實存在諸多偶然因素。周宣帝無故屠戮宗室和輔臣,賦予御正、內史等近側之臣較大權力,此舉雖高度強化了皇權,卻使得皇帝與宗親朝臣離心離德,摧毀了自身的統治基礎。更出人意料的是,二十二歲的周宣帝竟然暴卒,留下的權力真空被掌握中樞的侍臣劉昉、鄭譯二人填補,但二人沒有擔任攝政大臣的威信和資歷,于是他們找來了受宣帝忌憚、地位朝不保夕的皇后之父楊堅,將軍政大權交給了他。劉、鄭二人本想借助勢弱的楊堅從而控制朝政,不料被其反制,這當然也得益于楊堅多年的政治積累和卓越的領導能力。
至于隋朝的統一,則是勢所必然。南北朝對峙的邊界出現過三種:沿河、沿淮、沿江。南北朝初期劉宋與北魏一度以黃河為界,這時南方處于攻勢;劉宋后期至齊梁,南朝退守淮河,雙方互有攻守,北朝漸處上風;到了陳朝,不僅在下游失去了長江以北所有領土,而且在上游失去了荊襄和巴蜀,重新統一北方的北周面對陳朝擁有了壓倒性的優勢。繼承北周版圖的隋朝在疆域面積上已是三分天下有其二,而南北雙方戶籍人口的差距更在其上。南朝門閥社會背景下,政府對人口的控制力薄弱,戶口不斷流入私門,大族依附人口數量龐大,社會組織動員能力弱小,陳朝滅 亡時在籍人口才兩百萬;北朝軍功官僚體制下,政府力量相對強大,隋朝建立后先后開展了大索貌閱、輸籍定樣運動,從大族手中檢括出一百多萬人口,在籍人口達到三千萬。在綜合國力的絕對優勢下,由北方統一南方已是水到渠成了。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湖南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宁夏十一选五技巧 甘肃快三走势图甘肃快3走势图一定牛 百度 快乐12出号公式 宁夏11选5软件下载 北京pk10在线计划 期货配资协议无效吗 足彩玩法和中奖规则 浙江11选5一定牛分布图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浙江一定牛快乐12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