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頁 下一頁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64

您好。很高興看到您這個問題。我和另一位譯者在《人類大瘟疫》一書的序言中談論過這個問題。我們覺得,人類現在持續面對著病毒來襲。像新冠病毒病這樣的全球大流行病的暴發其實牽涉到許多環節,我們不應該也不能夠只指望醫生、科學家,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參與其中。
概括來說,每個普通人都應該學著更了解科學、更敬畏自然。舉例子說:我是個醫學院老師,那么我將來就會給學生多多講授傳染病相關的醫學史,希望學生們成為醫生的時候,能提高警惕。如果我們是給全家人買菜的退休婆婆,那我們可以注意不亂買野生動物。如果我們是菜市場監管員,我們可以認真執行野生動物管理政策。如果我們是開飯店的,我們可以盡量做到不做違規的野味菜。如果我們是愛讀書的人,我們可以多了解相關知識,把自己看到的有關病毒學的常識普及給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,說服她們遠離那些無稽謠傳。
我們可以力所能及地加入自然保護組織,反對野生動物非法買賣,支持合理養殖的農戶,向親人朋友宣傳科學,提高自己的理性思維和科學素養……等等。世界就是由無數個普通人組成的,我們每個人都更理性一點,對自然敬畏一點,世界就會變好一點。

13

您好,科學和歷史都講究有一分證據,說一分話,談及沒有發生過的事和未來,科學研究者和歷史學者一般都會比較謹慎。我作為同時從事這兩個行當的人,也秉持這個觀點。
我們常把對抗傳染病喻為一場戰役,把病原體視作敵人。但我想,比起“對抗”“戰斗”,也許“平衡與失衡”的說法會更貼切。
就像是現在萬眾期待的新冠疫苗。我們有了疫苗,其實不算是戰勝病毒,只能說是做到了不為病毒所害。等以后有某種新的冠狀病毒感染人類,我們現有的疫苗又無能為力了。
有很多病毒,待在蝙蝠、鳥類等動物體內已經很久了,在傳播到人類世界之前,它們其實對我們是無害的。許多時候,是我們人類自己入侵了自然界,使得原本流行在動物群體中的疾病跳躍到了人類身上。我們生活在地球的生物圈中,不可能跟病毒、其它生物切斷聯系,但我們可以謹慎地監測病毒存在的情況(現在已經有很多科學家在這樣做了,有一部相關的紀錄片叫做《病毒獵人》),同時避免過度開發大自然、侵擾野生動物的棲息地,也要嚴格管理菜市場,拒絕非法販售野味。這樣的話,我們應該可以做到和病毒和平共處。
病毒在不斷出現,醫學也在持續發展,我想,我們和病毒之間的長期和平是可以實現的。
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
湖南幸运赛车视频直播